老師傅 VS 工業4.0


最近有個新聞,中國大陸蝴蝶蘭在今年7月首次出口美國,未来可能會成為台灣的競爭對手,其實不只大陸,早一點的荷蘭,近一點的泰國,都早就讓台灣蝴蝶蘭的全球市佔率不斷下滑,目前荷蘭佔有全球50%的市場, 台灣則僅約20%,從蝴蝶蘭王國到如今備受泰、中等後起之秀的威脅,台灣蝴蝶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
台大農經系副教授在2011年的一篇報告中的數字或許可以看出端倪,歐美廠商收購蝴蝶蘭苗主要看兩個點, 病毒率,雙梗率意思是一株蘭苗的兩個梗都開花的比例,台灣的蝴蝶蘭苗雙梗率只是說有半以只能開出一朵花,荷則高達且穩定的維持在90%,病毒率顧名思義就 病毒比例,病毒率影的不只是單的育成率,高的獨率還會傳染給同溫室的蘭苗,成本耗極大,台灣蘭苗的病毒率是荷蘭的5倍以上,從幼苗到成株育成率是25%,荷蘭則是在90%以上。

從數字上可以看到台灣業者在全球市場不斷失利的原因,但如果更深層追,就可以發現原因所在。

荷蘭的蘭花培育早就導入全面性的植物工廠概念,所有環境、苗株的數據都被精準控制,把變數降至最低, 當所有的變化都可以被掌握改變時,品質與產量當然就可以預期。

相對於荷蘭,台灣花農則一直認為經驗才是市場爭的關鍵點,老傅過幾十年所培養出 最寶貴的資產,驗是各類型產業的重要資產,不過經驗往往無形且不易傳承,經驗應用在實際環境時,除了事件的微小觀察外,更多是難以言喻、說不上來的「直覺」,這種狀況造成經驗的移轉需要長時間,而且還會不完全,也是台灣廠商只要老師傅一退休,企業產品品質就要花一段時間調整的原因。

相較於老師傅的經驗,工業4.0的作法則是將產品製造的過程盡可能數據化,並形成SOP,所有的操作者只要follow這些數據與做法,工廠就能源源不斷的生產出相同品質的產品。


不過工業4.0需要的,不只是有形資源的投入,還需要無形思維的改變,後者對台灣製造業經營者來說, 才是最大的挑戰,只是世界已經在改變,如果不主動攻擊,等受到市場衝擊才開始動作,往往會為時已晚。


作者 王明德 (智動化雜誌 主編)


Featured Posts